我愛觀察,愛感受,
每種生物, 都散發著不同的氣。
大部份的人會稱為氣質,
我覺得用「氣」來形容會更近。

而氣這回事,
並不是你可以做些什麼去營造出來,
氣,是自然的存在,
想掩飾也掩飾不到,
想扮亦扮不出來。
如果是相片,扮也可能偶然可以成功過骨,
倘若真人出現的話,
真身便無所遁形。

最簡單如觀察自己和鄰居的狗狗,
唔出聲都feel到有躁狂底,文靜底,playful底,secure底,老襯底…

至於人嘛,即使是陌生人或新相識的人,
其實也很容易感受到他們的氣。

散發義氣和優雅氣的朋友我最喜歡交往。
在散發義氣的人身旁我通常會感受到一份穩定而實在的安心感,
在散發優雅氣的人身旁就感受到一股舒適而溫柔的寧靜。
感受到他們的底蘊,
即使他們表面上可能有某些issues有待處理,
我自己亦願意奉上真心靠近,
因為,
這種beings在我眼中真的很美。

Advertisements

窩心話

窩心的說話,
從不在乎字面的舖排,
而是說那句話當下用心而真誠的交流,
那種純粹連繫上的意圖,
那種 “I got you.” 的狀態,
那種「我被看見」的感覺。

以下,是我聽過的而仍然留在我心的窩心話,
看似平平無奇的一些說話,
put into當時的context,
我的心突然傳來的悸動,
空間突然停頓、靜止,
我們在一片stillness當中真正連繫上了。
有時可能只是一剎而過,
但那一刻像是無限地延長了。
時間,也只是另一個概念而已。
謝謝你們說了,讓我感受到連繫。

– 亞品說: 你近來點呀?  (在她邊忙於SDA收拾剛上完課的殘局,我un un腳看著她團團轉時她說。)
– 姐姐說: 佢係咁架。(在她結婚前的工作人員meeting,她看見她的朋友被我的blunt嚇親時,向她的朋友說。)
– 朱仔說: 如果你宜家係度就好。(在大學時某次他不開心時在長途電話訴苦時說。)
– Cousin說: 我欣賞你的坦白。( 在和蘇氏夫婦吃飯,我要求和他對調他那碟多雞胸的海南雞時說。)
– 老公說(唱): 曾害怕人類躲進被窩放棄這世界,你的大愛放心地愛世界必感動…(在婚禮他唱出作給我的歌的歌詞。其他出自他口的窩心話未能盡錄…)

這是我當下所記得的。
當然,許多窩心的感覺未必來自說話。
像Jay Jay和Maia兩隻小狗,
天天不說話,
卻天天也令我感到窩心。
大概人類就是多了一個channel去表達愛吧。
問題是我們有沒有好好運用這個channel呢?

你呢? 聽過那些窩心話?

Start Living: Love

For those who cannot join us in the Start Living: Love Event @ Naboka tonight,
For those who have mistaken lust as love for a long time,
For those who always feel something missing and hoping for another person to fulfill the emptiness inside,
For those who are beggars of love,
This is for you, one of my favorite stories from Osho.

I have heard about a hunter who got lost in the jungle. For three days he could not find anybody to ask for the way out, and he w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panicky –  three days of no food and three days of constant fear of wild animals. For three days he was not able to sleep; he was sitting awake on some trees, afraid he may be attacked. There were snakes, there were lions, there were wild animals. On the fourth day early in the morning, he saw a man sitting under a tree. You can imagine his joy. He rushed, he hugged the man, and he said, “What joy!” And the other man hugged him, and both were immensely happy. Then they asked each other, “Why are you so ecstatic?”  The first said, “I was lost and I was waiting to meet somebody.” And the other said, ” I am also lost and I am waiting to meet somebody. But if we are both lost the the ecstasy is foolish. So now we will be lost together!”

The joy of love is possible only if you have know the joy of being alone, because then only do you have something to share. Otherwise, two beggars meeting each other, clinging to each other, cannot be blissful. This will create misery for each other because each will be hoping, and hoping in vain, that ” The other is going to fulfill me.” The other is hoping the same. They cannot fulfill each other. They are both blind; they cannot help each other.

~ Hope, Osho Transformation Tarot, Osho, p.112-113

炸炸炸

如果你有讀開我的blog,可能你也會知道我會炸人。
有些時候,炸得特別勁。

這幾天,炸彈滿天飛…
今天於不同渠道與不同圈子的indigo朋友們接觸,
不約而同地發現這幾天大家的狀態也是勁滾。
滾,有不同面向,
而大部分的滾我也有自己的方法去感受而不會禍國殃民。
但indigo那種滾一出來,老老實實,唔係人咁品,生人勿近。
那種Indigo滾一感受到任何一丁點不truthful的人和事就會即爆。
試問現今世上有哪些人和事是100%truthful呢?
在這個幾乎人人也identify自己是ego的世界,
除非我學Ramana暱埋山洞閉關,
否則一開眼所有東西都會燒滾那indigo的部份。
而indigo來是做什麼?
SPEAK THE TRUTH and breakdown old system!
所以我們inborn 的warrior spirit 一被挑動,
通常死得人多,因為我們會毫不留情地揭穿別人的底牌。
而如果同期一班indigo一齊炸人的話,
就是意味著有較大的 consciousness shift在進行中。

接觸靈性資訊少的人可能會judge我們又這又那,
或者覺得我們會好辛苦。
沒錯,在indigo滾那種情緒出來的時候絕對不好受,
但我們覺得這是個great gift,
因為在炸的過程中,
炸人的,被炸的,旁觀的,
如果夠aware自己的issue都會shift到更高層次的意識,
脫離舊有模式。
倘若我們將那團火按住,
對想提昇意識的人,一點好處也沒有,
反而是慫恿他們繼續沈睡的舉動。
所以呢,我們炸人的很感恩有這個機會再aware多一點,
亦能帶動人家aware多一點,
希望被炸的和目擊的也懂得感恩和看得見當中的beauty。
(如果你想向我們這些皇者indigo跪拜致謝,
我們受得起有餘。呵呵呵!)

當然,如果炸得過了火變得失控而誤中副車hurt了人家的feelings,
我們Indigo也有著可愛的honest而勇敢的特質,
shift完會親自向無辜遭遇到襲擊的人道歉。

我今次的indigo滾出來,死傷無數,
不過我知我沒有白炸,
因為我感覺我的行動bring in了更多awareness給一些人,
而我自己除了又清理了一些遠古past life舊意識之外,
就更加observe到自己是observe炸人的那個being,
連最難甩的indigo部分都好像快要脫離我的consciousness,
(你知有多高難度嗎?)
唔知我幾時會變透明呢?

(呀,還有,通常我們是pioneer,係身先士卒,行先死先果堆,
shift完,經歷過可以協助後來者,
所以好大可能即將來臨的一、兩個星期其他人就開始進入清垃圾狀態,
有心理準備到時可能感覺自己或身邊的人的混亂。
不過,無需擔心,
一切都會過去的。)

解咒之旅 – Mission Hills

相熟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不會返大陸的,
三年級之前我有印象跟家人去過3次,
之後一直沒有再去的原因是三年級左右我有一晚看雜誌報導,
內容說許多小朋友在大陸被拐帶然後被斬手斬腳逼去行乞,
當下嚇到我魂飛魄散,
同時發誓不會上大陸…..
事隔這麼多年,
我終於願意改變誓言,
而咒語在昨日正式解除!

因為老爺和他的朋友誠邀近一整年之下,
我和老公隨老爺和一批uncles & aunties去了Mission Hills住了一晚。

真的要多謝老爺和他的朋友出錢又出力地協助解咒…Uncle包食住,老爺仲絕,事先聲明請我做spa,仲要treatment任揀, 呵呵呵!

結果我揀了這個「翡翠陰陽熱石排毒療程」。首先做detox body scrub, 然後做陰陽熱石香薰按摩,「陰」指凍石 (圖中白玉) ,「陽」指加熱了的石(圖中綠玉, 其實全set石頭有許多以配合身體不同部位, 沒有全部拍下。),在過程中一塊塊冷熱石頭在身上游動,多好玩的冰火按摩! hahahaha!

Shower內佈滿水晶族作擺設,啱哂channel!

排完毒,一身輕,同auntie們去了Spa的小cafe吃light lunch。

吃了個lemongrass 蝦soba….

check-in 後在房內看見這個note, 那句「蚊蟲與我們同在」,很有聖經feel。Haha! 同時又覺得很貼心。

以為整個旅程只會安安全全在酒店出沒,怎料宇宙派人來決心要我do better than that! Uncle原來一早預備了前往東莞(!!)食農家菜(!!!) 迷路了約一粒鐘後,終於到達….

這是廚房….(!) 味道嘛,不太清楚,因為有許多點了的東西我是不吃的,我幾乎只吃了炒菜和旦角,這些味道也很好,可能材料真的很新鮮。最impress的是12人的份量,埋單$500有找,仲要其中一道是超新鮮超大的魚…..

我最愛飲cocktail,回到酒店,和老公在lobby 的bar cocktail一番,點了這杯Birdies of Paradise,和club sandwich.

點知我果杯唔好飲,便將老公那杯Sweet Spot據為己有。

四周也看見提醒國民要做文明人的標語…..其實,做文明人即是點? ……有時, 我覺得做原始人可能會開心點,返璞歸真嘛!

整個解咒之旅老公就地獄特訓式non-stop打tennis, 我就spa+不停周圍影影影,感覺蠻不錯。
期間我一直observe and observe這個陌生地方的點滴,
令我有不少體會。
最觸動我的是,我感覺內地人的心是開的。
我也即時受到傳染。
那個接送我們的司機的openness帶給我們持久的歡樂,
連我這個很少出口(通常出字)讚人的人也禁不住向他說了句: 「坐你的車真是開心!」

我很喜歡出發在羅湖過關時櫃台那個滿意度survey, 我按了那個笑笑口的perfect鈕,我覺得這個survey很好呀,深圳入境處人員這麼efficient,給他們有機會知道他們做得好是超讚的,我按了那個smile button我也開心啊! (有點後悔回來時過關沒有按鈕給feedback 那個有笑容的入境處人員,像是一進入香港又開始給傳染了港人的冷漠意識。)

YAY! 解咒成功!^^

能場

許多時候,朋友說起他們的友人,會問問我對那些多數我從未接觸過或極其量只有一面之緣的人的感覺,當我說出我的想法時,許多時候朋友會驚訝怎麼我好像看透了一個陌生人那麼精準。其實,有時我也不是太好受,因為雖然我可以看到他們最底的美,但是,實在有好多好多人被重重的ego包圍著,而那個層面,實在難頂之極。

至於我有什麼「秘技」可以這麼了解一個不相熟或相熟的人當下那一刻的狀況? 除了理性的知識層面外,還有能量層面的覺察。

話說,宇宙所有事物都由能量組成,而每個人也有自己的能場(energy field)。

當你用澄明的心靈去留心自己和別人的能場,你便會很容易感受到他們的內心和他們行為的意圖。

加上本人內附一個inborn 的 truth detector,對所有造假的都可以輕易即時感覺得到。(當然以前也會受mind的影響而墜入second guess的陷阱以至沒有跟隨inner guidance而撞了板。) 以前,一看見假人假事便會當場即炸,但現在人大了,明白到時間和能量應該好好運用在對我重要的人和事上,所以只有我重視的/同頻道的/ 已經ready的/虛心要求協助的,我才會出手介入。而我對那些無關痛癢的,我只會冷眼旁觀,一笑置之。當場即炸不是沒有,通常只得一個原因,就是那些人或事實在假得過份,我那indigo的部份按捺不住,而我知炸完後有正面效果的,我才會選擇即炸。

你的性格和構造跟我未必even close,但我相信,如果你有意識地跟別人接觸的話,你也會感受到或經歷過以下的狀況:

– 有些人,和他們見面時,一切也來得自然輕鬆沒壓力,見面後,你會很精神很有力量,好像是心開了一樣。
– 有些人,見面時已經感覺不妥,明明知道只是短暫接觸,卻令你想中途借故離場。和他們見面後,你會覺得精神委靡,久久也未能回復狀態。

原因?

第一類人的能場是滿滿的,而他們的能量是由萬物本體而來(the Source),他們高度自覺亦對自己的能場負責,有著真實的特質,平安,恩寵,喜悅,open是他們時常感受到的狀態。他們的能量多到瀉,所以和他們一起,你也會感受到他們「漏」過來的bliss。

第二類人的能場充斥著垃圾能量,是一個活生生的黑洞。他們是一群仍在沉睡的靈魂,沒有意識到自己能場的狀態亦對自己的能場不負責任,有著自私的特質。因為他們內心的空洞,極度想去填補,引發了他們於行為上四出向周圍的人身上盜取能量,稱為吸能人/精或energy sucker。與他們接觸時,他們會有目的或不自覺地在你身上吸吮能量,因此你會有筋疲力竭的感覺。如果留心,你甚至可以親眼看到或感受到能量的流動。當有人在你的能場盜取能量,你會本能地抗拒或避開,這就是你不想跟對方接觸的原因。當然,如果兩個(一群)無意識的人聚在一起,他們之間在互相不自覺地盜取能量,各取所需,他們自然會繼續聚在一起互相在能場層面去進行廝殺,亦會像道友一樣互相依存著。但這些關係和有意識的人的分別是,他們內心永遠不會感到滿足,活於恆常的恐懼狀態。儘管你願意供給這些energy suckers多少能量,試問你哪有可能在你枯竭殆盡之前填滿一個無底洞呢? 而如果你明知有人在盜取你的能量而你又任由energy suckers去繼續的話,你就是沒有對自己的能場負責,是不honour自己,不愛自己的表現,這樣,萬一你感到沒有life force,變成垃圾能量人和人渣磁石,你亦不能怪得誰。

至於行為方面energy sucker會有何癥狀? 可以說是形態萬千….manipulate啦,懶獨特啦,扮可愛啦,扮勁啦,大話精啦,賣gossip啦,搶野講博出位啦,drama queen/king啦,扮醒啦,扮可憐啦,懶熟啦,blame 啦,覺得任何人也不特別自己最特別啦,扮victim啦,扮不在意但其實在勾引你注意啦,覺得世界只有自己因而將任何話題都轉焦回自己身上啦,扮好人扮nice啦,懶有態度啦,扮有睇法啦,扮善良啦,扮抑鬱啦,扮努力啦,扮有目標扮有夢想啦……….

注意,重點其實不在那個行為,而是那個「扮」和行為背後的intention。他們不斷在隱藏一些根本就是擺了上檯人人也感受到的事實,就是他們內心的虛空,仲以為自己好醒可以瞞天過海。而對我們這些indigo,對真小人的敬重遠多於偽君子。除非那些energy suckers有意欲對自己的人生和能場負責任,否則,少見為妙。

如果你無可避免要和這些人來往,你又認識保護自己能場的方法,記住見他們之前shield yourself,見面之後記緊要cut cord,以免離開後他們仍可以在energy level去偷走你的能量或掉些垃圾能量給你。

如果人人也與Source連繫上了,個個能場都是滿滿的,所有2012的傳說都會變得多餘而沒必要了,因為意識轉化已經完成。但願所有energy suckers早日領悟到由別人身上盜取能量永遠不能填補內心虛空。充實的心靈一直都在,只須要覺察到自己的實相便是。

而實相,是扮不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