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ntion – Review

這篇 Intention 是在2010年2月寫的,
今天拿出來給大家review,
是因為感覺到另一股一窩蜂現象即將展開。
一向覺得那種盲從和濫的意識很是恐怖,
一開始濫,我就不想再多講,因為不想再feed別人的ego。

在開始投入之前,請誠實地問問自己的intention。

INTENTION

眼見許多人的虛偽而不自知, 有感而發來寫這篇。
Yes, I can be a fierce laser to cut through your lies,
if that can cut you free, I am more than happy to keep cutting.
The process may not be comfortable, and if you choose to be honest and bring in awareness,
you will find what I am doing is to help you free yourself from all lies.

坐下來, 與自己的內心連接一下,
然後坦誠地問問自己:你接觸靈性資料的真正意圖是什麼?

是覺得知道這些就高人一等?型過人?In 過人?
是為在別人突顯自己的與眾不同?吸引異性? 投其所好?為溝仔?為溝女?
是因為內心的匱乏, 覺得要向外尋答案去填洞?
是為找出創作靈感?為發財? 為找伴侶?
是為虛榮感, 要被尊崇, 為扮大師?
是為攞多D料去present an image?
是怕別人知得多過你, 慌死蝕底不斷追?
是為抗衡自己的無力感或對世界的失望/不安全, 要找些東西來依附?
是對傳統宗教的不滿或憤怒, 利用這些資訊去作盾牌, 去戰鬥, 去prove自己”right”?
是以為自己是勇者, 是死士, 在拯救世界?
是想了解生命?想了解自己是誰/是什麼?
是想找個方法去征服mind?
是想感受到心靈自由?
是自然地就是喜歡這些資訊?
是……..?

Stop projecting.
Look within.
All answers are here already.
Your awareness can set you free.

Advertisements

No Image

昨天接受訪問,被問到一條很好的問題:

「形象會不會是你一個很重的包袱?」
「如果你的client知道你原來和他們一樣而對你很失望,你會怎樣?」

我的回應(大概)如下:

「形象的包袱,不是在我身上,而是在別人的腦中。
人總有各image在腦內覺得psychologist應該是怎樣,修行的人又應該是怎樣。。。
我有一個好處,就是我的身份太多,(而且許多在人腦中是難以共存)你好難define到我。
而且,我每一刻都在變 ,正如其他人也一樣,
(詳情請參閱<尋找快樂的神祕力量>p.133 <人生若只如初見>,
順帶一提篇中有typo,那古人應是納蘭容若。)
如果你用你腦海內我的image來看我而不是與當下那個我相處的話,那是你的問題。
所以我說,形象的包袱,不是在我身上,而是在別人的腦中。

至於,如果有人因為發現我和他們一樣會經歷一些不堪和難過的狀態而對我失望,
對我是沒有影響的。
因為他們要將我神化,亦是他們的問題。
你覺得我應該要點點點,那是你自己對我的自設期望和judgement,
完全與我本人無關, 我亦不會活於別人的期望之中。
I am just a regular human.」

訪問之後,我回想一下,
其實,做得我clients或參加我workshop的人的意識層次是有一定水平,
(這是我一開始set的intention,那些意識未經開發的,一定和我絕緣。)
我感覺每一位接觸過的都不會將我神化,
反而會感激我和他們一樣是regular human因而能更加明白和了解他們所經歷的。

I am so grateful that I am a regular human.

Availability

心中有幾個位置,
從小到大都被相同的幾個人佔據著。

因為覺得足夠,從來也沒有打算改變他們在我心中的位置。
因為核心已沒有空間,所以後來的人,會降落在比較外圍的地方。
不是後來的人不重要,只是中心位置已沒辦法動搖。
核心那些,我視為我的所有。

然而,7年前第一次發現自己的一廂情願之後,
核心最重要的一個位置被催毀了。
天!崩!地!裂!

一個位置懸空了,我沒打算開放給另一人來填補,
因為我還有3位在核心之中支撐著我。
而我當時在想,核心的核心,是沒有人能夠取代的。

然後,有兩個位置,
因為各自有自己的家庭,
距離比以前遠了很多,
雖然見面時感情從未退卻,
但是平日近乎零交流,
真的難以感覺對方的存在。

最意想不到的是,
近來被我發現,
最後一個核心人物,
原來又是一場誤會。
我放在核心的人原來一直放我在外圍。

曾經天真的相信friendship forever,
一直將感情珍而重之的收藏起來,
一直維護著不想被後來者打擾,
多年來的忠心換來的卻是排山倒海的失望。

或者是我太執著,太排外,
人人的心在變自己仍堅持死守。
事到如今,我決定重新開放核心的位置,
不再任它被能量屍體霸佔。

I am available for true friends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