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

想起一段有關治療的往事:

若10年前,經歷一次情感重創,
完全不是因為特別愛那人,
只是心有不忿。
那時初接觸花藥,知道對突如其來的創傷,
可用Star of Bethlehem,於是服用之。

服用後,人像入了一個保護罩,
心像麻木了一樣,
即使明知傷痛還在,
但就是感覺不到。
有些人可能覺得是好事,
但於我這個需要真正解脫的人而言,
這種虛構的平靜令自己傷心時感受不到傷心,
比經歷真正的傷心更加難受。

一個月之後,
我去了布吉旅行散心,
在Evason酒店的Spa,
相中的治療師幫我做了一個kinesiology的treatment,
按到我腳上的一個治療點時,
我痛得哇哇大叫。
我問她那位置是代表甚麼,
她說是身體聚集了的恨。
她給我release了之後,
在那位置滴了一些花藥。
我跟她說,我之前也有用花藥,
怎麼之後人像感受不到情緒了。
她問我用那一隻,
我說Star of Bethlehem。
然後,她說了句很有意思的說話:

「你用得太早了。」

原來,有些東西,是沒有捷徑的。
繞道而行,表面似是平伏了,
事實是情緒困在身體之內,痛苦倍增。

後來,接觸Journey的治療方法,
就更加明白,
勇敢經歷當下必須經歷的,
就是療癒的不二法門。

經驗告訴我,
經歷不可怕,
逃避經歷,與真正的自己隔離才是最可怕。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經歷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