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治情傷

近來反覆看見身邊的人在情路上兜兜轉轉,
似乎是有舊患未癒or lesson not yet been aware。
在想,好不好攪個專治情傷的workshop去幫有需要的人看看自己發生甚麼事?

有興趣的話就在此or facebook page or email to info@naboka.net 留言告訴我,
有一定人數我就籌備,
沒需要的話我就繼續做隱士囉!嘻嘻!^^

Advertisements

經歷~續

續上一回有關某次失戀的經歷。。。

忘了是從布吉回來之前或之後,
去了HOLISTIC FAIR,
那一回主辦單位有本事請了許多不同「瓣數」的中西人士坐陣。

情緒在迷失狀態時想為自己找答案是人之常情,
於是我那次沒有落場幫人做reading,
反而是自己滿場飛地問,問,問。

其中選了一位由英國來的女士,
她的專長是handwriting reading,
看她的氣場乾乾淨淨,
就坐下來幫襯。

我問她,為何那人會這樣對我。
她看了我的字跡,
向我說道:

“He does not know what he wants.”

一聽,多麼的relief!
因為那就正如我心裡感受到的一樣。

事後回想過來,
其實這答案只是一伏安慰劑,
由第三者把口將責任放在對方身上,
令自己感覺良好些。
當然,那人都真是不知自己想要甚麼,
但想深一層,那又代表甚麼呢?
難道當時的我又清楚自己要甚麼嗎?
要是真的清醒,
一早就不會選擇與那人在一起了。

我想說的是,
若然手指仍主力在指控別人的不是,
你於事件上的靈性層面仍舊是徘徊不前。
而當自己願意為自己的經歷負上責任,
你的轉化才會正式開始。

話雖如此,
我仍滿心感激那位女士,
因為她給我的soul support,
正是我當時需要的。

經歷,就是覺醒的催化劑。
沒有昨日的混沌,
就沒有今日的清醒;
沒有今日的清醒,
就沒有明日的透徹。

The timing is always divine.

Wake Up Call

20120918-143813.jpg

有些男子,貌醜,格衰,口賤,才庸,學淺,財缺,但偏偏你落了搭,更害你白打一場遍體遴傷的仗。

周圍的人,以致你自己,
都百思不得其解。
通常過後只會賴撞鬼,
一定是撞鬼。

我倒覺得是wake up call。
很有意義的wake up call,
如果你願意接收的話。。。

想起以前有位好friend的中學同學,
我們當年那些年紀,
常常無野搵野煩無病呻吟中渡日子。
每次當我有不如意狀況出現時,
他總是第一時間說:

「來!我同你去食野!」

當時我沒揭穿,
亦幸好他不是我男友,
二十年了,
我真的好想好想對他說,
其實,食物只能在我好心情時錦上添花,
但絕不能令我的壞心情變好。
我寧願他只靜靜地坐在我身旁甚麼也不做留心聽我訴說。

不過,他貫徹始終的作風,
我覺得是很typical的男人處理女人問題的方法,
準確不足,攪笑有餘。

 

 

 

決裂

20120905-232131.jpg

發現,在facebook block了某人至今兩年的決定是絕對正確,
道不同,不相為謀;
死性始終沒有改,所以依然不相為謀。

Right Here, Right Now 14

20120904-124903.jpg

– 前幾天,突發地與zita見見面。慨慷的她知我對她post在微博的Sherlock有興趣,她就熱情的說借給我看。獅子女的優點,盡在不言中。

– 這次是我於她往印度靈修之行後的第一次見面,我問她有何感覺,她告訴了我一些靈性體會和經歷,然後,她補了一句:「我依然是從前那個愛食愛玩的女生。」 我一聽到,心中立時出現了感動。

多麼澄明的comment啊!

事關我見盡那些所謂修行的人(尤其是那些剛開始不久的),以為自己接觸靈性資料後彷彿曉飛天似的,覺得高人一等,日日在扮guru去訓示世人,又按捺不住去comment誰人誰人一團糟等。。。難得zita一早就覺察到即使接觸多少靈性資料,修行時間有多久,你都是原本那個自己,只是靈性上mature了。(但不是人人接觸靈性資料也會在靈性上mature的。)佩服zita的spiritual ego這麼謙卑。她從印度回來後寫的<神與人的遊戲> 必然能滋養讀者們的心靈,與靈性有關又creative又好看的小說,在香港,除了深雪,真的不知往哪裡找。。。多麼幸運有這麼一個坦率又愛護我的朋友!

– 當媽媽後這幾個月,好像沒有睡過。好睏。。。

– 時間凝住了幾個月,踏入9月,將會陸續activate自己的活動,首先當然要處理那份hang了一年的論文。。。

– 生仔,是會撩起你許多有待處理的心靈issue,沒有此準備去處理自己的問題的,請想清楚才下注。

– 選擇生B和不生B這個議題上,各人考慮的因素都不同,錢,時間,精力,健康,自由等都是許多人和我自己的concern。而我最concern的是,今次在地球上,你想經歷多少種愛? 不要以為我覺得這個地球是適宜繼續居住,我也曾經因此hesitate帶不帶多一個靈魂降臨,但當對universe建立了更深層的信任後,I surrender to what is.

Posted i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