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ssence of The Truth Therapy

R0000248

我一向不是光愛族,
發生任何事就話要用光用愛去包容從來不是我杯茶。

因為在治療界別打滾廿年有多,
深明沒有好好經歷當下情緒而直接走去用光愛包裝只是糖霜,
虛假的forgiveness和表面的kindness亦同出一徹,
一句到尾:唔work。

唔單止唔work,仲會對身心有害。

因此,如果forgiveness在當下不存在,就讓它不存在。
如果kindness不存在,就讓它不存在。
如果當下只有貪嗔痴慢疑,就坐定直接如實經歷貪嗔痴慢疑。
因為不帶批判無stories attached全然經歷所有在意識出現或沒有出現的之後,就會更接近生命源頭,真相就會自動浮現。

This, is the essence of The Truth Therapy.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be

真。Psychologist


普遍人聽到你大學讀心理學(不論major, minor,或只修過一科)都覺得你一定「知人諗乜」或同先知無異,更有些人利用普遍人的這個誤解而招搖撞騙或扮勁亂吹。等我話你知個真相。

實情是:
1. 大學undergrad主修心理學的話,近50%時間在學stat, 近30%時間學research methods and ethics (後按:仲有APA),其餘20%時間學general psy, personality psy, social psy, developmental psy, biological psy, perception and sensation, cognitive psy, abnormal psy, counseling psy….等的前人理論和研究結果。諗都諗到咁少時間學咁多瓣唔同aspects的萬7咁多理論和研究結果,精極有限。所以主修心理學,其實對人性了解實屬皮毛,更遑論其他副修生或修過一科當自己讀心理學的人。

2. 承上,如果你一心想讀psychology,你一定一定一定起碼唔討厭stat,除非你好似我,鍾愛psychology的程度蓋過討厭又難纏的SPSS,才勉強捱得過d stat堂。如果你一心之後想做psychologist就更加避無可避,stat會一直纏住你。

3. 學士課程,我覺得主要係睇你sur唔survive到呢個生存方式(因為有好多人頂唔住會徹退),同介紹不同範疇的心理學科讓你知道自己的興趣,等你如果再上master或phd就知自己想揀咩科。(但呢方面對我無作用,因為我未入大學已知自己想讀犯罪心理而當年中大無論undergrad或master都無呢科讀)

4. 如果有人同你講佢讀psycho或稱自己為psychologist, 你只需問以下一句就會知佢係真神定假鬼,又或者去到乜嘢程度:
「咁你specialization係乜嘢呀?」
答唔出或無的話,即係流嘢。

5. Psychology只係用scientific method去研究人的思想情緒行為,用stat找到的都只會是趨勢。如果你真係想知某一個人心裡諗乜,你要搵的係一個psychic,唔係psychologist。(但提提你,psychic都有好~~~~~多流嘢。)

6. 好多人對psychology太多幻想太多unrealistic expectations, 只怪睇得電視/電影太多。如果有心讀psycho,自己做多d資料搜集先落搭吧⋯⋯呢科其實要求好高(I mean有reputation的大學,唔係講緊國力或其他不知名學校)。真係願意投放精神時間心血條路先可以走得長,否則,唔好嘥自己時間,求其去書局買本「圖解心理學」其實好大機會已經滿足到你。

7. 呢句俾fellow psychologists嘅:收夠data未? 入咗data未? how does SPSS treat you today? Sig 唔Sig?

Posted in be

治療師隨筆 – Parenting Issue 

上個月突發性去了個兩天的retreat。

當中,觸及了一些parenting issues,我的、別人的…..

然後,我的結論是,無論當父母的如何盡心去照顧/陪伴/教養孩子,人人長大後都總會有自己的issues源於父或母或父和母。而我自己見case經驗來說,亦沒有遇過一個client的issue與原生家庭沒有關連的,即使童年如何快樂那一批,亦總有些糾結來自父母。

當時,我直接問facilitator,如果無論如何對待孩子他們都會覺得受到傷害,那麼做父母的該如何幫助他們,and not letting their true essence being covered?

Facilitator回答:you do not need to do anything. If you do anything on purpose, you will probably do more harm.

另一回合,我問另一個facilitator相似的問題(可見本人死chur唔放的特質,嘿!),facilitator回答:by doing your inner work. When the parents feel the Love, they are happy and they do not need to get love from their children. When parents are happy, the children are happy.

對,做父母的好容易將焦點轉移到孩子身上而忘記自己的需要,但原來其實做父母的更需要做好自己的inner work。有孩子,是人世間最intensive的spiritual特訓集中營,有意識無意識的問題都會炒埋一碟原汁原味天天奉上,你不能扮看不見扮不知道,你可以逃避不去面對,但aftermath就是create更大的issue和塑造另一個自己(mostly自己的黑暗面)去日日對住你和折磨你。所以,我覺得選擇做父母的,都是Spartan托世,有如死士般勇猛的靈魂。 (後來淆底不願學習自己的課題是後來的事,逃兵,總會有。)

因此,fellow parents,如果想子女心靈較健康地成長,首先,要顧掂自己個心。你的psychological wellbeing就是孩子的psychological wellbeing。

孩子揀得你做父母,自然有自己的soul plan,正如你揀自己的父母有自己想要學習的課題一樣,所以唔理得咁多,做好自己的inner work再算。

Posted in be

治療師隨筆 – 準

如果是一位定位為治療師/consultant的practitioner (不是占卜師whatsoever), 當clients說「你好準呀!」,請勿沾沾自喜,因為絕不是一件好事。這句說話是治療師最低層次的compliment,於我的standard來說,直情是一種proof of failure。

因為,

1. 你覺得你是一位治療師,佢覺得你是一位占卜師。說明期望有差異,說明你brief得你自己的service不夠清楚。如果你是我的學生,請重溫client’s welfare and competence issue一課,執執你的profile and service description。

2. 如果你覺得你是一位治療師,clients仲停留在「準唔準」的level, 你有責任去educate他們「準」is not the main issue亦不代表甚麼 (於我來說,是completely meaningless), 重點,從來是協助他們找到自己的方向。

3. 如果因為人clients講一句「你好準呀!」而暗自歡呼為自己喝采,說明你表面是想你是一位治療師,實際你是想人人當你是生神仙,其實即係想做占卜師。no offense, 對自己誠實就好。占卜師有占卜師的作用/位置,治療師有治療師的作用/位置,最怕你口不對心,唔跟封面。發現有此問題的話,執執自己的spiritual ego。同時,覺察一下自己對那些你覺得「準」的practitioners/奇人異士的追捧與仰慕是由內在的哪一個部分而起。如果自己仍停留在仰慕神通的階段,自己就會吸引只對神通有興趣的clients。

再講一次,對自己誠實,就好。

你想點,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Posted in be

The Truth Therapy ~ Healing with the Souls of Nature 1

大自然充滿老師,
如果我們願意覺察、感受與應用,
每一刻都是學習、轉變和療癒的機會。

對於精油,純露,flower essences,gem essences and environment essences,
我學習的方式首先熟讀安全應用守則和應用方法,
然後重點了解和感受每種souls of nature的性格特質和想帶給我們的訊息,
就像我開workshop或做session時用心感受每一個人的特長和需要一樣去認識它們。
當要應用時就運用自己的直覺因應需要去調配,
因此我blending的方式是intuition與knowledge的煉成,
非常「人性」,焦點著重於情緒,心靈與靈性的轉化。

今天有點技癢,因此想來個分享。
簡單點,由香薰擴香開始。
(*前設:選用的一定是上等品質的材料方有成效)

如果你的人生正處於有如今日天氣般的嚴重迷霧中,
我會prescribe這個blend,
放入噴霧機中,
讓嗅覺帶你回歸自己的essence中扎根。

Cardamon 豆蔻 (Oshadhi) – 2 drops
Siberian Cedarwood 西伯利亞雪松 (The Ringing Cedars of Russia) – 3 drops
Bergamot 佛手柑 (Canvas) – 2 drops
Thyme Linalol Hydrosol沈香醇百里香純露 (Florihana) – as you wish

Cardamon 能令人面對轉變時有動力而冷靜地面對;
西伯利亞雪松提醒你要正直和協助你找回自己的vision與方向而並非活於別人或社會的期望中;
Bergamot協助人走出陰霾,像一位永遠支持你的好朋友向你作出鼓勵,讓你看到光,煥發愉悅心情;
沈香醇百里香純露可淨化心輪,排走周遭的人對自己過多的意見和建議,讓自己看清自己真正渴求。

心情轉了,氣場就變了;氣場變了,能量就重整了。

可以的話,
在噴霧機附近坐下來合上眼放空兩分鐘去安頓自己的靈魂,
只因,
找回自己,連結自己,感受自己,
是基本心靈需要。

Posted in be

《治療師隨筆》- 靈性OCD


洗手,不是問題。
不停洗手,唔洗覺得會死,是問題。

同樣地,使用各樣身心靈工具不是問題。
覺得唔日日fing 過個pendulum唔安樂, 出門口前無meditate無唸過經無畫過符覺得唔出得街,決定事情前無起過盤無抽過牌唔可以proceed,無跟住個乜chart物chart乜gate物gate乜type物type去做人唔得,無水晶無精油無彩油無___跟身覺得個世界好危險,唔有咁多方法學咁多方法唔不斷去search for information 覺得會出事,那就是問題。

根據以上情況,我會診斷為:靈性OCD (Spiritual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工具,是外在的。
工具的出現,永遠是輔助性質。
工具出現的目的,一定不是想令你做成依附(如果某種出現的目的是想做成依附,醒目的就勸你唔好接觸唔好用)。
其實,大部份時間問題都不在工具,而是用工具的人。
To be exact, 是人對工具的attachement。

認清問題源頭是自身內在的恐懼和不信任,是與自己的本質斷了連繫。

Prescription: Stop. Turn your attention inside. Open into whatever is here. 在那裡,任何工具都變成unnecessary。Then the grasping is loosen and the attachment is weaken.

信任,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建立。
因此,「治療」「靈性OCD」,要很大的決心和勇氣去跨過那個「沒有(某)工具我死定了」的關口。因此,我對那些能看出工具的limitation和自身attachement的clients 和學生深表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