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Conscious

當我講social-cognitive model去講解酒精和暴力開係時,
我成日同警察學生講:「事實係點唔係最重要,你信D乜先係最重要。」

當我教心靈課時,
我會講埋下一句:「所以你要清醒,知道信乜先係真正serve緊你。」

Advertisements

Right, Wrong & Beyond

生命從來不是在乎你的選擇是「對」還是「錯」。
生命是一個給你明白自己的選擇的過程,是屬於你的一場經歷。
無論你界定你的選擇是「對」是「錯」,
每個選擇都在這次旅程扮演同等重要的角色,
就是在幫助你更加了解自己,
促使你越來越似真正的自己。

~《尋找快樂的神秘力量》

底線

你知道嗎?
你所遇過的負心人,
其實都是宇宙的底線測試組織派來測試你對自己不尊重的那條底線可以有多低,
從而令你有機會學懂尊重自己。

No Image

昨天接受訪問,被問到一條很好的問題:

「形象會不會是你一個很重的包袱?」
「如果你的client知道你原來和他們一樣而對你很失望,你會怎樣?」

我的回應(大概)如下:

「形象的包袱,不是在我身上,而是在別人的腦中。
人總有各image在腦內覺得psychologist應該是怎樣,修行的人又應該是怎樣。。。
我有一個好處,就是我的身份太多,(而且許多在人腦中是難以共存)你好難define到我。
而且,我每一刻都在變 ,正如其他人也一樣,
(詳情請參閱<尋找快樂的神祕力量>p.133 <人生若只如初見>,
順帶一提篇中有typo,那古人應是納蘭容若。)
如果你用你腦海內我的image來看我而不是與當下那個我相處的話,那是你的問題。
所以我說,形象的包袱,不是在我身上,而是在別人的腦中。

至於,如果有人因為發現我和他們一樣會經歷一些不堪和難過的狀態而對我失望,
對我是沒有影響的。
因為他們要將我神化,亦是他們的問題。
你覺得我應該要點點點,那是你自己對我的自設期望和judgement,
完全與我本人無關, 我亦不會活於別人的期望之中。
I am just a regular human.」

訪問之後,我回想一下,
其實,做得我clients或參加我workshop的人的意識層次是有一定水平,
(這是我一開始set的intention,那些意識未經開發的,一定和我絕緣。)
我感覺每一位接觸過的都不會將我神化,
反而會感激我和他們一樣是regular human因而能更加明白和了解他們所經歷的。

I am so grateful that I am a regular human.

Silence Speaks

20110914-123908.jpg

一切有關生命的答案,
從來就不需要靠把口周圍去「問」,
亦不需要obsessive地靠對耳去「聽」,
更不需要無止盡地靠把聲去「講」。

事實是,no words can adequately express the Truth.

收聲。

用心去realize所有答案。

在寧靜之中,
讓沉默說法。

有所為,有所不為。

真正的靈性導師與靈媒的分別是:

前者會引導你認清自己,去讓你自己揭示答案,去協助你有真正的靈性成長;

後者則會給你一個快餐答案,而那答案無論對或錯也不會對提昇你的自我覺察有任何幫助。

我不會誇口說我是前者,但我即使感應力再強也拒絕做後者。

有許多答案,我知也不會講。

因為,我有我的操守。

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尊重你的學習機會。

Presence

20110816-060702.jpg

我想,2012的末日​傳說作用是讓人真正了​解和實踐活在當下。

當你每一刻也是活在當​下,哪時是末日、有沒​有末日,也不再是你的​concern了。

當你真心知道自己想往哪裡走,
你不會亦不想也不懂去說服自己往另外一頭走,
主要是因為: 沒需要。

~《尋找快樂的神秘力量》